免费咨询热线:400-8855-119
胜诉喜报

北京意利达产业集团与熊**等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文章来源:前线记者 发布时间:2019-10-19 浏览:200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意利达产业集团,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
法定代表人:周**,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俞**,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闫立德,北京市智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欣业城镇建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宏福路**
法定代表人:李**,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雷,北京卓才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武艳荣,北京卓才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熊**,女,1948年2月19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嗣雨,北京普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意利达产业集团(以下简称意利达集团)因与被上诉人北京欣业城镇建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业城镇公司)、熊**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8)京0115民初43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9月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意利达集团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我公司一审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我公司于1994年5月至1998年12月,先后对西红门镇五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五村村委会)所在地投资及支付征地补偿款达4000余万元,后在此地经营并取得房地产使用证,应是该片被拆迁土地及房屋的合法被拆迁人和被补偿人。欣业城镇公司在我公司多次要求明确拆迁相关事项的情况下,与熊**签订拆迁补偿合同,二者侵犯了我公司合法利益,应向我公司返还拆迁款。熊**提交的《土地补偿合同补充合同》和《租赁合同转让协议》均系伪造,一审法院应依我公司申请进行司法鉴定。一审法院未查清上述事实,仅以未确定合同效力为由驳回我公司的诉讼请求,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及程序不当,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纠正。
欣业城镇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意利达集团的上诉请求。
熊**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我是涉案土地的实际承租人并出资建造地上物,我有权签订腾退补偿协议;意利达集团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意利达集团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欣业城镇公司支付我公司名下位于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福伟路一条17.50亩土地及地上物拆迁补偿款,熊**承担连带返还责任;2.案件受理费由意利达集团、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欣业城镇公司与熊**签订腾退补偿协议,约定被拆除房屋位于西红门镇福伟路一条×号,腾退面积9085.74平米,腾退款合计193009746元。一审庭审中,意利达集团认为该补偿款应该补偿给其公司,熊**是公司看场人员,无权代表公司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熊**则主张系通过合理对价取得的土地承租权,并出资建设了地上房屋,并提交了租赁合同及租赁合同转让协议予以证明,意利达集团表示、欣业城镇公司、熊**提交的证据印章系伪造,也没有转让事实,其同时主张熊**曾占用公司4000万资金至今没有上交,即使建房也是用公司财产所建,其作为国家公务人员根本没有承租土地和建房的能力和资格。因此,熊**不应成为腾退补偿的受益人。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主张合同权益的,应和所主张的合同权利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案中,意利达集团并未和欣业城镇公司签订腾退补偿协议,其主张熊**为看场人员,其签订的补偿协议的效力应该归意利达集团,但意利达集团并未向熊**出示签订协议的委托授权,反之,熊**亦提供证据证明其为腾退补偿土地和地上物的权益人和受益人,对此,欣业城镇公司不持异议,在此基础上,欣业城镇公司与熊**签订了腾退补偿协议。从上述一系列事实来看,意利达集团并非腾退补偿协议的相对方,其直接以合同相对人的身份主张腾退补偿没有法律依据,其主张熊**冒领公司补偿款与事实不符。因此,一审法院认为,意利达集团主张腾退补偿,首先应该确认欣业城镇公司、熊**签订腾退补偿协议的效力,在协议效力没有确认为无效之前,直接以合同权利人身份主张相关的合同权利有所不妥,法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北京意利达产业集团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经审理查明,欣业城镇公司与熊**签订的《腾退补偿协议》,约定的腾退款合计为19309746元。
本院审理期间,意利达集团称其公司委托熊**使用公司资金在涉案土地上进行建设,就此,其与熊**之间没有书面协议;2004年法院判决后熊**代表其公司出租地上物,但从未给其公司收益。熊**对此不予认可。经询,欣业城镇公司称涉案土地系农村集体土地,涉案土地腾退系基于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城乡结合部的工业大院改造试点工作;其公司基于熊**提供的《土地补偿合同补充合同》、《租赁合同转让协议》、《授权委托书》、支付土地租金的证明和票据、《协议书》、股东会决定等材料,认定应与熊**签订《腾退补偿协议》。意利达集团称熊**提供的《土地补偿合同补充合同》、《租赁合同转让协议》中加盖的其公司公章系熊**私刻,并申请对公章真伪以及合同内容的打印文字、签名书写文字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另认为因上述合同和协议均系伪造,本案涉嫌刑事犯罪,应移送公安机关。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无异。
本院认为,分析意利达集团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可知,本案系意利达集团认为其为涉案土地及地上物的权利人应享有腾退补偿款而提起的诉讼。本案中,意利达集团主张其委托熊**使用和投资建设涉案土地及地上物,熊**不予认可,其公司亦未就此提供证据。而据欣业城镇公司所述其作为涉案土地腾退工作的实施主体系通过审查熊**所提供的相关材料认定熊**系涉案土地及地上物的权利人和受益人。熊**基于与欣业城镇公司签订的《腾退补偿协议》领取腾退补偿款。在《腾退补偿协议》被法院确认为无效之前,意利达集团要求欣业城镇公司和熊**给付腾退补偿款,缺乏依据。故其主张腾退补偿款,应首先提起确认合同无效之诉以推翻《腾退补偿协议》的效力,而其所述《土地补偿合同补充合同》和《租赁合同转让协议》涉及伪造的问题,亦应在另诉中解决或通过其他方式解决。综上所述,意利达集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北京意利达产业集团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北京普纬律师事务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