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热线:400-8855-119
胜诉喜报

刘某、陈某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文章来源:普纬律所 发布时间:2020-03-12 浏览:116

刘某、陈某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冀06民终233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某,男,1960年4月16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涿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河北信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男,1971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嗣雨、韩扬,北京普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某因与被上诉人陈某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7年3月23日作出(2017)冀0681民初16号民事判决书,刘某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我院于2017年6月23日作出(2017)冀06民终278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依法重新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并于2017年12月30日作出(2017)冀0681民初2907号民事判决书。刘某仍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某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书,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支持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及聘请律师费均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根据本案实际情况,双方于2016年10月15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已无履行的必要和条件,应依法予以解除。一、本案《土地租赁合同》是被上诉人书写好之后提供的,且不允许上诉人修改。签订后发现此合同中的一些霸王条款根本无法实现,如该合同第一条1.1、第二条2.1、第三条3.1、第七条均是上诉人无法保证、无法办到的。二、上诉人发现合同无法履行、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时,及时给被上诉人发出了解除合同的通知,符合《合同法》第96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在收到此通知后,并未提出异议,应是对此通知内容的默认,故此合同解除的条件已成就。另外,被上诉人违背合同法的诚信原则,通过微信对上诉人进行恐吓,使双方已没有合作的可能。三、根据本案实际情况,涉案土地上已建成了永久性建筑,且已进行了正常的生产活动,被上诉人已根本无法进场。四、一审判决书称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是复印件不妥,实际上本案第一次上诉到中级法院时,上诉人提交的是原件,此次发回重审,上诉人提交的证据被上诉人并未提出异议。而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所谓证据均是伪造的,相关手续都是其筹建其他厂子的,与本案无关。五、关于本案30万元是定金还是租金问题,请人民法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予以公正认定。

陈某辩称,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刘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双方签订《土地租赁合同》;2、被告交付的30万元定金不予返还;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0月15日,原、被告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约定:被告从原告处承租位于亩含厂房1间的土地,用于建设洗衣厂及洗涤园区,租赁期限30年,租金第一个十年每年租金30万元,但考虑被告建设等原因,被告应支付原告120万元作为前七年租金,后三年租金每年30万元,三年一次性交付。但因原告现有承租户尚未搬出,故双方约定被告自合同签订之日先支付原告30万元作为定金,余款90万元于原告拿到一家食品厂及一家鸽子厂提前结束合同的协议之日起一次性给付原告。双方合同租赁期限自此时开始计算,以后顺延。若原告于2017年3月15日前仍未完成现鸽子厂的清理工作,原告应将食品厂合同终止交由被告免费使用,四年后鸽子厂租赁合同到期后,即2020年10月原告应将此土地租给被告,若原告未能在此时间将鸽子厂土地交于被告使用则属于违约,应双倍返还被告定金,即60万元,此合同终止。第二个十年每年租金39万元,第三个十年每年租金50万元。被告于合同签订之日给付原告30万元,被告出具收条,载明“今收到陈某土地租金300000整,叁拾万元整”。庭审中,原告对收条真实性认可,但主张30万元系定金,应以合同为准。被告主张30万元应为租金,以收条为准。庭审中,原告另出示:1、杨春林与赵宴铎在2016年5月1日签订的《土地合作协议》(复印件),载明:杨春林把从原告处租用的东鹿头村北原赛鸽鸽棚东边占地10亩建设用地(2016年10月31日至2022年11月1日止)的使用权作为资本与赵宴铎合作开发经营这块土地,赵宴铎一次性支付杨春林此前在该土地上建筑及经营损失100万元;2、2016年10月31日的收据(复印件),载明“今收到赵宴铎交来土地合作赔偿款壹佰万元整,收款人杨春林”;3、原告与寇彪在2005年10月7日签订的《租地协议书》(复印件),载明:寇彪租用原告20亩土地,租期15年(自2005年11月1日起至2020年11月1日止),前五年每年租金2万元,中间五年每年租金3万元,后五年每年租金4万元;4、寇彪与赵宴铎在2016年5月1日签订的《土地合作协议》(复印件),载明:寇彪把从原告处租用的东鹿头村北原赛鸽鸽棚占地共20亩建设用地(2016年5月1日至2020年11月1日止)的使用权作为资本与赵宴铎合作开发经营这块土地,赵宴铎一次性给付寇彪此前在该土地上建筑及经营损失350万元;5、2016年5月1日的收据(复印件),载明“今收到赵宴铎交来土地合作赔偿款叁佰伍拾万元整,收款人寇彪”;6、2016年5月1日的寇彪对原告的书面通知(复印件),内容为:寇彪不同意原告提出的终止合同转租被告的建议,寇彪已与赵宴铎签订合作协议,合同到期后,寇彪愿意在同等条件下继续租用土地。7、2016年10月30日杨春林对原告的书面通知(复印件),内容为:杨春林不同意原告提出的终止合同转租被告的建议,杨春林已与赵宴铎签订合作协议,合同到期后,杨春林愿意在同等条件下继续租用土地。被告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不予认可。上述证据均为复印件,且原告对杨春林、寇彪与赵宴铎之间的协议是知情的,但其在一审未出示,诉状中也未体现,故对真实性不予认可。另杨春林、寇彪无权将涉案土地转租给赵宴铎,而且收款日期与合同签订日期不符,且对100万元、350万元的合同款应提供银行转账凭证。上述事实,有《土地租赁合同》、收条、《土地合作协议》、《租地协议书》、收据、书面通知及本案庭审笔录入卷为证,另有原告出示的营业执照、审批意见、规划局函、备案信息、国土资源所证明以及被告出示的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备案信息、水资源论论证协议书、取水证明、工程咨询服务协议书、收款收据、销售合同、意向协议书、废水处理工程技术方案入卷。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原告主张涉案土地已由杨春林、寇彪出租给赵宴铎的事宜,因其提交的土地合作协议等相关证据均为复印件,在被告不予认可且杨春林、寇彪、赵宴铎未出庭予以证实的情况下,本院对被告提出的质证意见予以采纳(如复印件无法与原件相核对的问题、收款日期问题、银行转账凭证问题);关于合同解除的问题:合同解除应具备约定解除或法定解除条件。原、被告在2016年10月15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本案不存在合同约定解除之情形;对于法定解除,原告无据证实被告存在法定解除合同之行为,且在原告无据证实被告为违约方的情况下,原告对其解除合同之诉求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九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800元,由原告承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上诉人提交了现场照片五张,证实诉争土地上现已盖上永久性建筑物厂房,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合同已不能履行。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提交的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不予认可,其不属于新证据,且照片与本案无关联性,其证明目的也与本案无关。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合同双方均应依约履行,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本案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中并未约定合同解除的条件,且上诉人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实本案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的合同解除的情形,即根据本案实际情况,上诉人并不享有单方解除权,故一审判决本着充分维护社会交易安全、维护社会经济秩序及公平合理的原则,对上诉人要求解除涉案合同的主张未予支持并无不妥。

综上所述,刘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800元,由上诉人刘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娟

审判员  刘克伟

审判员  王明生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霍思雨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北京普纬律师事务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