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热线:400-8855-119
胜诉喜报

冯某与泾源县人民政府行政征收一审行政判决书

文章来源:普纬所 发布时间:2020-03-12 浏览:22

冯某与泾源县人民政府行政征收一审行政判决书

固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9)宁04行初18号

原告冯某,男,1963年3月15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住宁夏泾源县。

委托代理人吴小红,北京普纬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住所地:固原市泾源县香水西街。

法定代表人马威虎,泾源县人民政府县长。

委托代理人马杰,泾源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薛宗智,宁夏古雁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原告冯某诉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行政赔偿一案,于2017年11月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1月6日受理后,于2018年11月27日作出(2017)宁04行初205号行政裁定书将该案移送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管辖。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4日立案,后以该案在本辖区内具有重大影响,且案情复杂不宜由基层人民法院审理报请本院,本院于2019年3月11日作出(2019)宁04行辖1号决定书,决定该案由本院审理。本院于2019年3月18日受理后,于2019年3月22日向原、被告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及告知合议庭组成人员通知书。原告冯某于2019年3月26日申请合议庭组成人员王伟、柳林回避,本院于2019年3月29日由院长决定准许原告冯某提出的回避申请。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5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冯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吴小红,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马杰、薛宗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冯某诉称,2017年3月19日,被告以建设“棚户区改造安置房建设项目”之名,强制拆除了原告所有的房屋。原告认为,被告在没有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征收补偿方案、没有与原告达成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实施强制拆迁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严重违法、错误,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于2017年5月向固原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确认被告于2017年3月19日实施强制拆迁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固原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7月23日作出固政复决字【2017】第2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该决定确认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原告冯某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原告依据固原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固政复决字【2017】第2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等法律相关规定依法向被告提出赔偿申请,被告于2017年9月30日针对原告赔偿申请作出了泾政(赔偿)字(2017)01号《行政赔偿决定书》,决定对赔偿申请人冯某提出的行政赔偿请求不予赔偿。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该决定书错误,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原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依法提起行政诉讼,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1、撤销被告作出的泾政(赔偿)字(2017)01号《行政赔偿决定书》;2、请求被告赔偿原告因违法强制拆除原告房屋造成的损失计人民币当庭变更为360万元(其中房屋损失为2347643元;装饰装修损失为535584元;院内玻璃顶棚损失192000元;家用电器损失为30000元;家具橱柜灶具损失为80000元;院外道路土地价损失为113100元;个人贵重物品损失为150000元;收藏字画损失为100000元;大门及围墙损失为30000元;租房损失为30000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行政复议决定书(固政复决字【2017】第21号);2、国有土地使用权证;3、损坏物品清单;4、未搬迁物品清单;5、灭失财物清单;6、涉案房屋被强拆前拍摄的室内外视频、照片;7、认购协议;8、《行政赔偿决定书》。用以证明被告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被告就其违法行政行为应当对原告进行行政赔偿;赔偿的依据、赔偿的标准应当依据原告提交证据。

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答辩称,一、答辩人征收被答辩人的房屋行为合法。泾源县龙潭西街扶贫办家属院片区内大部分房屋破旧老化严重,在棚户区改造项目范围内。2015年2月20日泾源县人民政府发布(泾政公字【2015】2号)《征收公告》及《龙潭西街扶贫办片区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决定对该片区内的房屋予以征收。被答辩人的房屋在征收范围内。被答辩人在《征收公告》及《龙潭西街扶贫办片区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发布后的法定期限内既未申请行政复议,又未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说明答辩人征收被答辩人的房屋行为合法。二、征收被答辩人房屋价值和安置费用共计人民币915800元,合理、合法。该片区共有住户187户,征收公告及征收方案公布后,在法定期限内所有征收对象(包括被答辩人)既未申请行政复议,又未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即应作为征收该片区房屋补偿主要依据,并且其中有184户依据宁夏力天房地产评估咨询事务所的房屋评估,征收、补偿、拆迁工作均已完成。被答辩人于2017年1月5日同意丈量房屋,答辩人委托宁夏力天房地产评估咨询事务所对被答辩人房屋进行评估,评估报告向被答辩人送达时,其以评估价格过低为由拒绝签收,但未对评估报告提出复核申请。征收实施单位就将被答辩人房屋征收补偿款915800元存入拆迁补偿专户,账号:×××。被答辩人既不签订安置补偿协议,也不领取房屋征收补偿款。2017年3月18日,答辩人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关于做好棚户区改造货币安置工作的指导意见宁建发【2015】32号》作出(泾政房征)(补)字【2017】1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作出以下补偿决定:根据宁夏力天房地产评估咨询事务所评估报告书,被征收房屋补偿费741396元附属物补偿费158003元,安置费14400元,搬迁费2000元,合计915800元。《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送达被答辩人拒收。为保证正常施工,2017年3月19日答辩人对被答辩人的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2017年5月18日,被答辩人向固原市人民政府只申请确认答辩人2017年3月19日实施强制拆迁被答辩人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但对泾政房征(补)字【2017】1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未在法定期限提出复议或向人民法院起诉。因此,征收被答辩人房屋价值和安置费用共计915800元,合理、合法。三、泾政(赔偿)字【2017】01号《行政赔偿决定书》正确。1、强制拆除的被答辩人房屋价值和安置费用共计915800元,该补偿款已存入银行专户;2、2017年3月18日,答辩人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关于做好棚户区改造货币安置工作的指导意见宁建发【2015】32号》作出泾政房征(补)字【2017】1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已有法律约束力;3、在强制拆除被答辩人房屋时,对房屋内所有财产进行登记造册,并转移到建环局封存;4、2017年12月21日,被答辩人将封存在建环局的财产全部领走。因此,答辩人根据事实作出泾政(赔偿)字【2017】01号《行政赔偿决定书》正确。四、应赔偿未搬迁物品及搬迁时损坏物品。2017年12月21日,答辩人、被答辩人及泾源县建环局、公证处工作人员参与下,对从被答辩人房屋搬迁至建环局院内仓库封存的财产进行清点、核对。经清点、核对,形成三部分:1、大部分无异议;2、部分损坏的;3、部分未从房屋搬出的。无异议部分被答辩人签字已领取;损坏的物品和未从房屋搬出的物品经法院委托的评估机构评估价值为6.59万元,应予以赔偿。五、“灭失”物品,无事实依据,不予赔偿。因原告赔偿数额和标准在庭审中提出变更,答辩人当庭提出答辩,也不需要再申请新的举证和答辩期限。答辩人在拆除被答辩人房屋之前,征收实施单位是在公安局、司法局、公证处等部门工作人员配合下对被答辩人房屋内所有物品进行了清查登记,并封存在建环局库房,不可能造成“纪念币、金银首饰”灭失,即被答辩人的主张无事实根据。综上,对被答辩人请求赔偿360万元财产损失,其中房屋价值和安置费用915800元已作了补偿,答辩人对被答辩人损坏的物品和未从房屋搬出的物品价值已经评估为6.59万元应赔偿外,其余财产损失无事实根据。故此,请法院驳回被答辩人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泾源县人民政府《征收公告》泾政公字【2015】2号;2、龙潭西街扶贫办片区房屋征收补偿方案;3、泾源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泾政房征(补)字【2017】1号);4、送达回证;5、泾源县龙潭西街片区拆迁民意征求意见表;6、宁夏力天房地产评估咨询事务所评估报告书;7、关于冯某拆迁补偿款账户内存款说明;8、冯某房屋财产登记表;9、视听资料及说明,证据数量:光盘六张、说明1页;10、照片2张;11、泾源县人民政府《行政赔偿决定书》(泾政(赔偿)字【2017】01号);12、关于冯某房屋内财产清点交付的情况说明;13、固政复决字【2017】第2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14、冯某征迁户财产财务清单。用以证明被告在××县拆迁向原告征求过意见,且原告同意征收房屋、丈量及由宁夏力天房地产评估咨询事务所对其房屋评估;被告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泾政房征(补)字【2017】1号在2017年3月19日已送达给原告,房屋征收拆迁补偿款915800元已以原告姓名存入专户;搬迁所有原告财产时都一一登记造册封存,2017年12月21日,原告将封存在泾源县建环局的全部财产及纪念币、耳坠已领取的事实。据此,被告只赔偿原告因强制拆迁损坏的物品和未从房屋搬出的物品6.59万元。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质证如下:对证据1、2、3、4、8无异议;对证据5真实性、合法性、客观性有异议;对证据6与被告提供的视听资料一致的均认可;证据7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予认可,真实性无法核对。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质证如下:对证据1、2、3、4、5、6、7、8、9、10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对证据11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合法性均不予认可;对证据12、13、14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

本院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对原告提交的1、2、3、4、6、8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且被告无异议,能够证明本案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交的5、7组证据无其他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认定。对于被告提交的1、2、4、5、6组证据虽然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能够证明本案事实,但该部分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作出的《行政赔偿决定书》(泾政(赔偿)字【2017】01号)正确;对证据3、8、9、10、11、12、13、14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能够证明本案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对证据7,因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7年3月18日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泾政房征(补)字【2017】1号),于2017年3月19日向原告冯某送达,原告拒绝在送达回证上签字,被告在与原告没有达成拆迁补偿协议情况下,在泾源县建环局、公证处工作人员参与下,对原告房屋内的财产进行登记造册,并转移到泾源县建环局封存,并于送达当日强制拆除了原告房屋。原告以被告强制拆除行政行为违法向固原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请求确认被告于2017年3月19日实施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固原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7月23日作出固政复决字【2017】第2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该决定确认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强制拆除原告冯某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原告依据固原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固政复决字【2017】第2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等法律的相关规定依法向被告提出赔偿申请。被告于2017年9月30日针对原告的赔偿申请作出了泾政(偿)(2017)01号《行政赔偿决定书》,决定对原告不予赔偿。原告依法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泾政(偿)(2017)01号《行政赔偿决定书》,赔偿因被告违法强制拆除行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共计360万,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另查明,2017年12月21日,原、被告在泾源县建环局、公证处工作人员参与下,对原告房屋里面搬迁至泾源县建环局院内仓库封存的财产进行清点、核对,经清点、核对,原告对封存的财产无异议部分签字领取,对于被告在强制拆除原告房屋时将原告损坏的物品和未从房屋搬出的物品双方签字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于2017年3月19日实施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固原市人民政府已经于2017年7月23日作出固政复决字【2017】第2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该决定确认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强制拆除原告冯某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且就行政赔偿已经告知原告有权向泾源县人民政府申请赔偿,因此泾源县人民政府作出泾政(偿)(2017)01号《行政赔偿决定书》对原告不予赔偿的行政行为违法。被告对原告的涉案房屋内物品,向法院提供搬出物品的相关视频与清单,可以判断涉案房屋内物品,与原告涉案房屋的情形相符,双方对涉案房屋内的物品于2018年12月21日进行移交;未搬出和损坏的物品双方亦签字认可,在原告已经初步证明存在直接损失的情况下,其赔偿请求应当得到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泾源县人民政府2017年9月30日作出的泾政(赔偿)字(2017)01号《行政赔偿决定书》。

二、责令泾源县人民政府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冯某依法予以赔偿。

案件受理费共计50元,由被告泾源县人民政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王凤萍

审判员  韩飞鹏

审判员  王彤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柯占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北京普纬律师事务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