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热线:400-8855-119
胜诉喜报

李某与孙某等排除妨害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文章来源:普纬所 发布时间:2020-03-12 浏览:23

李某与孙某等排除妨害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京0102民初47562号


原告:李某,女,1944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北京铁路分局丰台电务工程公司退休职工,住北京市西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湘昀,北京普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孙某,男,1973年2月21日出生,汉族,中视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职工,住北京市西城区。


被告:李某,女,1973年9月12日出生,汉族,中铁咨询设计有限责任公司职工,住北京市西城区。


被告:李某,女,1999年11月8日出生,汉族,北方工业大学学生,住北京市西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某,同上。


原告李某诉被告孙某、李某、孙某排除妨害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2月1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湘昀,被告李某、孙某(同时作为孙某的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令三被告自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南街X号院X号楼X号房中搬出;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南街X号院X号楼X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是原告的私房,登记权利人为原告李某,于2007年3月9日取得涉案房屋产权证,该房屋为一居室。初始登记的权利人就是李某本人,并未发生过变更。被告孙某系原告李某之子,其已经成年并结婚生子。被告李某系孙某之妻,孙某系二人之女。孙某在北京市丰台区有一套两居室,但被告三人常年在一居室涉案房屋的客厅起居。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左右,被告方就在涉案房屋内居住至今。现原告与孙某常因生活琐事产生矛盾。原告离异,年事已高,需要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三被告搬出涉案房屋,使原告安度万年。


三被告辩称。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求。原告所述的亲属关系、涉案房屋登记情况、我方入住涉案房屋的情况属实。原告所述的离异情况属实,时间大概在2007年左右离异。


涉案房屋是在1999年由原告单位分配的房屋,2000年交费,2001年入住。涉案房屋是原告将北京市东城区西革新里甲X号的房屋上交给原告单位后,补费取得的。北京市东城区西革新里甲X号的房屋原来也是原告的单位分配的住房。我方自西革新里房屋至涉案房屋一直在居住。就涉案房屋的居住问题,我方与原告没有明确的约定。我方确实在北京市丰台区洪泰庄X号X号楼X门X号有一套住房,现在该房空置。我方对涉案房屋的购房款占有份额,我方一共付了3万多元,我方认为涉案房屋有我方产权份额。我方在支付涉案房屋的购房款时,就份额问题与原告未做约定。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国土局查询结果复印件、房屋登记表复印件,证明涉案房屋登记的权利人为原告李某。


证据2:李某与孙贵友的离婚判决书,(2011)西民初字第05441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的经审理查明记载:庭审中,双方一致确认无共同财产及债务。


证据3:(2011)西民初字第05441号民事案件的开庭笔录。在该笔录中,李某与孙贵友均表示:双方婚后没有共同购买的住房或承租的公房,没有共同存款,没有共同的债权、债务。


证据4:司法说明函。证据2~证据4证明原告已经与前夫孙贵友离婚,涉案房屋为原告的个人财产。


三被告对原告证据的质证意见:


证据1: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认可,但对涉案房屋查询出的登记日期有异议,应在2004年之前取得。


证据2~证据4: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涉案房屋为原告与孙贵友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


被告未向法院提交任何证据。


对上述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上述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李某与孙贵友原系夫妻,二人现已经法院判决离婚。被告孙某系李某与孙贵友之子,李某系孙某之妻,孙某系孙某与李某之女。


2007年3月,原告通过房改售房,取得了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南街X号院X号楼X号涉案房屋的产权证。原告在通过房改售房购买涉案房屋时,被告为原告支付了3万元左右的购房款,但双方并未约定所购房屋的权属份额。


在(2011)西民初字第05441号李某与孙贵友离婚案件的开庭审理过程中,李某与孙贵友均表示:双方在婚后没有共同购买的住房或承租的公房。


本案的原、被告共同居住在涉案房屋多年。对于三被告为何在有自己闲置住房的情况下,还与原告共同居住在一居室涉案房屋的原因问题,三被告表示:因为原告在2004年犯了脑梗,生活不能自理,三被告为了照顾原告的生活,自掏费用与原告一起居住生活;原告表示:不属实,三被告未尽到赡养义务。


对于涉案房屋的使用,三被告还表示:孙贵友曾口头与被告孙某约定,涉案房屋由被告孙某及原告共同使用。原告表示:三被告所述不实。三被告其上述陈述未提供证据证明。


本院认为,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三被告虽为原告购买涉案房屋出资,但涉案房屋登记在原告名下,三被告亦未经法定程序确定其对涉案房屋享有部分或全部的所有权,故本院认定原告为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


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无权占有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权利人可以请求返还原物。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原告为涉案房屋的产权人,故原告对涉案房屋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三被告多年居住在涉案房屋,系经原告的同意。现原告不同意三被告继续居住涉案房屋,三被告继续使用涉案房屋即属于无权占有。现三被告继续占用涉案房屋的行为妨害了原告对涉案房屋行使物权。原告作为母亲,无义务为有劳动能力的成年子女提供住房,且现三被告在他处亦有正式住房,故对原告要求三被告搬出涉案房屋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原告提供的被告认可真实性的证据3,(2011)西民初字第05441号民事案件的开庭笔录中,李某与孙贵友均表示:双方婚后没有共同购买的住房或承租的公房……;庭审中三被告陈述,孙贵友曾口头与被告孙某约定,涉案房屋由被告孙某及原告共同使用,原告对此否认,三被告其该陈述未提供证据证明。结合庭审笔录中“孙贵友与原告婚后没有共同购买的住房或承租的公房”的陈述的记载,本院对三被告所述“孙贵友曾口头与被告孙某约定,涉案房屋由被告孙某及原告共同使用”的陈述不予采信。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自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被告孙某、李某、孙某自原告李某名下的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南街X号院X号楼X号房中搬出。


案件受理费三十五元,由被告孙某、李某、孙某负担(自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王德海


二〇一九年六月五日


书记员  石博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北京普纬律师事务所

关闭